文化生產 dNetwork

香港PCC大會〈播種:亞洲的平台合作運動〉:亞洲合作社報告

數位人文實驗室自本年舉辦數場拍腦會(拍腦會1@台北拍腦會2@台北拍腦會3@高雄等),由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與計畫主持人黃孫權廣邀各方合作社共襄盛舉,不僅分享合作社經驗,更收集當前遇到的困境。今年首次於亞洲香港舉辦的平台合作主義聯盟(Platform Cooperativism Consortium, PCC)的大會,由台灣的司馬庫斯勞動合作社、台灣食物銀行聯合會與南塘合作社帶來一手的報告,我們彙整了大會上報告的精華文字紀錄與完整影音,共享共思合作平台主義在亞洲的下一步。

從傳統再建新價值——合作共生的司馬庫斯(Smangus)

報告者:Amim Yosyo、曹琬凌

「這是祖先建立土地、家園,是我們的根,不要離棄,要用心來守護,期能延續孩子的未來。」~ 部落Mrhuw口述
來自台灣的司馬庫斯勞動合作社是自1926年日治時代被移到靠近都市地方,20年後又從都市移回尖石前山的泰雅族原住民部落,一直以來便以小米、狩獵維生,而後逐漸發展了香菇、水蜜桃等高山農產。1993年長老發夢受到指示,找到神木後開始發展文化生態旅遊,由於部落內因商業利益競爭產生衝突,經過近七年的溝通協調,到了2004年決定以「合作共生、土地共有制」方式生活。
 
目前組織以「部落議會」、「教會」、「協會」三會九部的方式管理,並實行「共做」、「共食」、「土地共有」、「福利分配」的制度,一起工作,領一樣的薪水,降低酗酒問題。「全人照顧」包含部落自行興建實驗學校,推動部落教室,下山就學的學生也有宿舍照顧生活起居,目前做到青年百分之百回流。
曹琬凌老師是在十年前進入部落,為了拍攝〈司馬庫斯〉(A year in the cloud)紀錄片。此外,2003年才完成網路建制的司馬庫斯,當前已經可以透過網站銷售,販賣山中農產水蜜桃,加上族人在地的傳統種植經驗,例如觀察是否有颱風與看氣候狀況做調整,目前已可降低過去族人需下山擺攤,進傳統市場需賤價求售的產銷結構性剝削。
目前,部落計畫將司馬庫斯的網絡系統從1.0提升至2.0,因此設置了「司馬庫斯資源計畫」(Smangus resource planning,SRP),在這次香港合作松與設計師、程式設計師共同發展出現今的prototype,希望讓族人都能透過手機APP就能簡易操作。
最後,司馬庫斯也希望未來能兼顧傳統文化與現代發展外,期許在經營生態觀光的同時,降低遊客過多對環境的傷害,從「傳統脈絡」發覺新時代的「價值與意義」,進一步維繫部落發展的永續經營與傳承。希望這樣合作共生的模式,能夠影響更多原住民。

南塘合作社 走過二十年

 

報告者:楊雲標(南塘合作社理事長)

來自南塘合作社理事長楊雲標,距離此地1600公里外的安徽南塘村,他笑稱一看到他的外型就可以看出是種地的,非常強壯。
為了能清楚講述故事,楊大哥將內容歸為四大部分:
一、團結維權:20年前南塘合作社因為一起維權事件而成立農民維權協會,後面所有故事都是在維權運動下,因此而產生的農民自主性而發生的。
二、民主治村:之後,南塘合作社自學成組織方式,使用的是「羅伯特議事規則」,但因為村民對外語不熟悉,都念成了「蘿蔔菜」,楊大哥笑著說:「村裡就稱之為蘿蔔白菜規則。」他們認為民主的另外一重要形式就是組織起來,九個社區都成立社區小組,他引用在中國的政治經濟學裡有一句很有名的話,就是「一個階層的力量,不來自於這個組織的人數,而是來自於這個階層的組織化層度。」
三、經濟建村:經濟建設,發展合作社下,南塘合作社也開發了自己的在地酒品——「江湖情」,對外國人來說,可能很難理解,簡單來說就叫公民社會,同時也會在村內做小的內部互助金融。
四、文化興村:這階段希望透過更多的文化活動來豐富村子的生活,有辦過的文化活動包含:「老年協會文藝隊」、「婦女文藝隊」,目前我們正在發展的計畫叫做「南塘文化生活圈」,規劃圖是隻昂首挺胸的小牛。
南塘合作社希望透過公共空間與戲劇組織人們,村內也同時辦教育論壇,並把廢棄學校改造成藝術家部落。在四季有不同的節目,包含春天有文創市集、美食文化節、南塘大地民謠音樂節。壓軸時刻一定是留給勞動者。他們會呈現自己勞動的成果,詩會時小孩和老師一起讀詩。夏天的活動是南塘好聲音,秋天有豐年慶冬天則是舞林大會、廣場舞當作婦女解放運動,婦女從家庭走向戶外、走向社會生活。由於有了這些活動,村內一位殘障年輕人透過合作社活動找回生活,現在已經可以在很多人面前發表想法甚至參加吉他班,學習樂器。
前幾天南塘合作社在合作松與程式設計師共同發展了「順風合作社」的計畫,讓有車與沒車的鄉親透過這個程式作更好的連接,楊雲標也邀請聽眾:「希望未來大家能夠搭順風車,一塊來喝酒。」

 

食物銀行平台服務:政府、NGO與企業的三方合作

報告者:林孟偉

台灣食物銀行聯合會是一個非營利組織,致力於串接民間團體、非營利組織與政府三方的溝通交流。
在台灣一年至少浪費373公噸的食物,2018年台灣超市棄食一年約70億元,因為有食物銀行,負責收集、分類、儲存及分配捐贈的食物到社會中,為經濟有困難人士,提供暫時性食物支援,食物來源主要由團體及私人捐助,從一開始只有乾糧,演進到生鮮、甚至熟食。
2009年開始,食物銀行聯合會在社區建造超市型的食物銀行,目的是協助服務對象,讓他們免費選擇自己想要的食物,符合人道的精神與尊嚴。聯合會也發展「社區冰箱」,只要很小的空間,就能完成食物的分送,有效的減少食物浪費,也能快速擴展。2017年開始與配送中心、生鮮賣場、超市、餐廳合作,透過志工的協助,將賣相不佳的食材捐贈轉送給需要的人,讓更多家庭也能減少食物浪費。
捐贈食材收取與轉送流程
當捐贈者(超商或量販店)提供訊息,聯合會啟用物流方式,將食物轉送到需要的社區,再經由社區或NPO發送給服務對象。
續食計畫
食物銀行聯合會也與火鍋連鎖店合作,將當日沒有賣完的食材收集轉贈給需要的對象。在數據中可以看到,2017年總共協助處理了超過200公噸的食物,同年也協助處理連鎖火鍋餐廳超過16公噸的食物。
今年度與政府單位合作,將產地過剩的食材直接運送給需要的組織。2017年,僅用一個晚上,透過通訊軟體LINE聯繫,就將48,000箱台灣鯛轉贈到全台社區老人共餐。今年度因為行政院農委會的食物援助計畫,我們今年到八月為止就處理了約20公噸的食材。創新服務方面,聯合會發展了「續食中央廚房」,將產地過剩食材集中,製作後可發放500份餐點給長輩與需要的組織,避免了不必要的浪費。
目前已經有自己服務平台的食物銀行聯合會,民眾可以在上面找食物銀行的訊息與分佈圖,利用此平台來作數據統計及服務照片,未來規劃發展「食物銀行自動化捐贈媒合系統」,除了縮短流程,也希望公平、有效率的將正確的食物送到正確的單位,有效的減少浪費。在合作松中我們也發展了此系統的模型,希望未來這系統可以分享給其他合作社。

相關文章: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