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生產 dNetwork

香港拍腦會 #5 「拍打腦袋」,相互啟發。

「拍腦會」,取自英文的「Panel」,意指透過對話集思廣益,「拍打腦袋」,相互啟發。今年五月開始,拍腦會已經於台北、高雄及杭州接力召開。作為九月「合作松」(Coopathon) 的前期扎根工作,「拍腦會」以分享及對談的形式,串聯當地合作社、社會組織及其同行者,收集它們的具體營運挑戰,讓程式員、設計師、數碼媒體分析師等技術人員在「合作松」將數碼平台技術帶入組織工作。「合作松」的概念取自黑客社群中的「黑客松」(Hackathon),目標是讓公民社會與技術領域互動合作,以數碼平台技術支持當地組織營運和協作需求。最後一場拍腦會將於8月4日在香港舉行,目的是聚合中港兩地合作社及有潛力的同行者,搭建合作網絡,從對談中互相碰撞,認識「平台合作主義」,讓技術人員在「合作松」以數碼平台技術,為中、港、台三地組織面對的實況對症下藥。

【拍腦會流程】

1300-1330 報到

1330-1400 團體交流

1400-1435 引言:什麼是平台合作主義?

1435-1630 小組討論

1630-1650 茶點交流

1650-1730 黃孫權:程式員談平台合作主義

日期:八月四日 (星期六)  時間:下午一時至六時
地點: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書院王福元樓1樓103室 (地點有更改,請以此為準)

 

對於什麼是「平台」 (platform)我們有較廣泛定義。它可以是利用電腦方程式達致交換目的的數碼科技平台,亦可是鄰里互助網絡或傳統社區組織。只要它能促成資源共享、社會發展,就是平台。無論是否依賴電子媒體,這個平台應該相對開放,讓各種用戶(包括內容或服務提供者)進行分享,因此平台上的產品及服務是比較多元的。在這樣一個寬泛的「平台」定義下,有大家熟悉的主流商業平台(corporate platform),像是Uber, Airbnb, Spotify,也有大家恐怕還不夠熟悉的合作型平台(cooperative platform),如Green Taxi,Fairbnb, Res()nate。後者與前者相較,有幾大特點:

 

一、產權:合作型平台不受少數私人老闆或投資人的產權所有,而由參與平台的成員共同擁有,包括平台上的服務提供者、消費者、持份者。

二、目標:合作型平台的目標不是為私人老闆搵快錢、賺大錢,而是為了經濟正義、環境正義,為合作者提供有尊嚴的工作機會及體面的勞動收入,為達致營造社區共同體的目的,實現社會與環境的可持續發展。

三、規模:傳統商業平台往往追求規模越大越好,即便不能像Facebook那樣涵蓋全球,至少也要實現在特定市場裡一家獨大,以建立壟斷霸權。合作型平台則可大可小。它們多數規模不大,只是紮根社區的小本生意。但它們卻孕育著改變的基因,一旦條件允許,它們亦會長大,成為擁有成千上萬成員的大規模平台。

四、治理:商業平台採用傳統管理模式,只有少數高層管理人員掌握全面運營情況,也只有他們有權制定政策,決定未來的方向。合作型平台則強調信息透明,讓所有平台成員不分等級貴賤均可掌握運營的數據與信息,以便共同實踐民主管理、民主決策。這是平台合作運動的另一特色。

五、社會角色:合作型平台強調服務弱勢,不但讓女性、少數族裔、殘障人士等享受基本的機會均等,還要給她們更多資源、更強而有力的社會支持與更有效的權力。這一點與傳統商業平台歧視少數人群的傾向大相徑庭。這次拍腦會受邀的團體皆在以上領域有實踐的好奇心與潛力。我們有來自各領域的實踐團隊,有內容生產平台、共學組織、空間及資源共享平台、婦女及勞工組織等,在拍腦會當日共同探索合作型平台所帶來的啟示。

 

【參與的組織】按筆劃順序排列

 

01.土逗公社土逗公社作爲一個結合線上線下的內容平臺,力圖探索被消音的故事,創造屬於青年人的資訊清流。 相信民主、開放、平等、以用戶爲中心的合作社能够挑逗青年人理解世界的動能,激發改變世界的靈感,探索人類更好的活法。 我們願與你一起,關注世界上的每一個被銷聲匿迹的生命,反思我們的每一個「無能為力」,用另類的視角探索世界,一步步靠近人人平等、物質豐裕。

 

02.小雞小狗-藍屋共學小隊又名小雞隊,本年度更按生肖排列次序易名為小狗隊。小隊成員來自各界,並設有不同小分隊去計劃和執行社區活動,或共學不同類型的知識。內容涵括:社區釀酒、社區兒童繪本、拍攝及出版、民間保育及探索各類新奇知識。

 

03.文化及媒體教育基金「媒介就是訊息」。互聯網時代的媒體帶給時代的訊息是什麼?而我們又要如何改造媒介以書寫留給下一代的訊息呢?這兩個問題是基金成立的初衷,希望透過撥款或直接介入文化、媒體與教育的互動,讓個人及小集體能掌握、DIY經營、轉化並改造媒介,建造一個自由、公義、多元的社會。文化及媒體教育基金希望透過是次會議能更有效發展這個知識共享的平台,接觸加多合作伙伴。基金的其中一個新項目「越界華文答問」,旨在讓不同華文地區向另外一個地區朋友發問,以達至澄清事實、消除成見及互相了解作用。

 

04.非暴力溝通-香港非暴力溝通-香港 致力傳播非暴力溝通的意識、原則和技巧,以促進個人和社會的非暴力轉變。我們成立於2016年10月,旨在應用非暴力溝通於個人轉化、組織和社群發展,包括個人內在轉化、創傷療癒、人際溝通、領袖培訓、社群營造、團隊合作、協作技術、共識決策、衝突轉化等方面。我們持續培育香港本地非暴力溝通社群,邀請資深非暴力溝通導師來港授課,並帶領廣東話非暴力溝通練習小組。

 

05.流動共學課室秉承雨傘「命運自主」的精神,堅持「不罷學」,嘗試自己教育自己辦。嘗試建立一個鼓勵民眾共學的平台,轉化考試主導和消費主義的被動式教育,把主動的、帶公共性的學習看作為社會轉變過程的重要組成部分,希望透過理解學習者在特定的歷史時刻和社會環境下的生活所需和情感關注,使教與學的內容和過程與學習者的生命歷程相關。

 

06.香港婦女勞工協會香港婦女勞工協會(下稱女工協會),是一個註冊的非牟利團體,成立於1989年,以組織勞動婦女為目標、爭取婦女勞動權益為宗旨,並與婦女共同開創發展空間。在女工會字典中,〝婦女勞工〞包括從事有薪酬勞動的婦女和從事無酬家務勞動的主婦。合作的技術 技術的合作

 

07.家家學堂-藍屋分享生活經驗和智慧的平台,以「人人都可以是老師」的宗旨開課,推動生活化的公民教育。家家學堂在壹樓共同社一年的實踐完結後,今年九月將會在灣仔藍屋重新啟動。

 

08.富德樓拍腦會有兩個參與團體來自富德樓,分別是文化及媒體教育基金及流動共學課室。富德樓本來是灣仔區典型洋樓:樓高14層,一梯兩伙。2003年發展至今,艺鵠透過半資助方式,已把當中18個單位由商住兩用轉為藝術文化用途。以低於市值逾半的特惠租金供各藝術文化工作者及團體使用,至今受惠個人/團體已有五十個。本著低度管理,高度自治之原則,富德樓文化藝術社區訂立最少的限制,容許最大的可能性。大大小小的意念/創作/實驗/計劃/行動/組織在這些空間萌芽、成長、實踐、發揮,讓藝術文化能突破社會環境所限,遍植城市。

 

09.黃邊站/上陽台上陽台SJT是黃邊站在2016年發起的平台性、共治的實踐空間項目,2017年正式創立。 上陽台選址在海珠區昌崗地鐵站附近的曉園新村。嵌入這個交通、生活都很便利的居民社區中,是為了分擔黃邊站作為日常相處-實踐場所的功能,也為推動更親切的相互激發與協同工作。聯合是上陽台的關鍵詞。我們希望來自藝術家、寫作者、策劃人、綜合性行動者等不同領域的才能在其中共振,而這一努力意味著需匹配超出慣習、自身即是一種實踐的運營、組織和決策機制,也意味著要發明其他突破固有想像的方法,使上陽台成為持續地聯結與釋出能量的有機生物。截至2018年3月,上陽台已有十五個長期實踐項目以共同治理的方式進駐,並發起了跨地區的替代貨幣系統。

 

10.Collaction透過網絡平台使社會創新項目發起人更容易展示他們的項目,同時讓社區上不同專業的市民更容易尋找有興趣的項目加以協助。創造一個社會創新社群,每個人都利用自己的技能及資源回饋社會。降低公民於社會議題參與的門檻,鼓勵更多人互助合作,達至資源交替將會變得 更有效率,有資源的人更容易協助欠缺資源的人去實踐想法。我們深信實現在香港推動社會創新,不只有官商的比賽或贊助計劃由上而下的方 式方能推動社會進步,任一香港人亦可用自己的技能、資源及金錢協作社會創革 者發揮創意,讓融入主流意見正就是「取諸社會.用諸社會」的精神。

 

11.Matters 網站是一群媒體與技術領域的夥伴創立的內容生態系統。它致力於以區塊鏈技術創新和價值規則的重建,以去中心化的方式連接社群,鼓勵用戶創造、分享有價值的內容,令好內容被看到,並獲得持續的經濟回報。

 

12.Translate for Her (TheM)資訊就是力量。少數族裔婦女可透過TheM將中文的社區資訊翻譯為英文或她們的語言,以擴闊她們在社會、政治及經濟三方面的自主性,達致充權。同時她們也可以與不諳上網的親朋分享,在她們的親友圈子内傳播。我們冀望拆除語言藩籬,讓少數族裔女性行使獲取平等的社區資訊的權利,並達至文化多樣性及社區共融。雖然現時許多公營機構都會提供中英雙語的資訊,但不懂中英文的少數族裔婦女只能望門興嘆。許多私營機構及非政府組織更衹提供中文的服務資訊。大部分外地出生的少數族裔婦女衹懂她們的母語及英文,令她們無法理解僅有中文的社區資訊,而被排斥於公共服務以外。這個計劃除了讓不諳英語或中文的少數族裔婦女能獲取社區資訊,亦能讓參與翻譯的少數族裔婦女,從翻譯的過程中深化對社區和本地文化的理解,亦是一種充權的過程。

X